您还未登录,只能收听1分钟版本,如需收听完整版本,请注册用户,如果已经开通用户,请登录

 

  甲:电话人人都会打。
  乙:可不是嘛。
  甲:电话是现代通话的一个工具,联系工作办点儿事都比较方便。
  乙:是比较方便。
  甲:但是打电话的时候要注意一个问题。
  乙:什么问题?
  甲:尽量地节约时间。
  乙:对。
  甲:是吧。不要打起来没完。有个别人好像跟电话有浓厚的感情,只要拿起来,他就说个没完。
  乙:还真有这样的人。
  甲:是呀,可真有这样的人。那天我在长安街上碰到了一位,这位拿起电话打个没完没了,打的是公用电话。
  乙:就是呀,那就更不应该时间长了。
  甲:其实是一点儿小事情。
  乙:什么事呀?
  甲:约他的朋友看戏,这点儿事,让我们打电话一分钟就可以解决问题了。
  乙:那可不是嘛。
  甲:拿起电话来,拨通了号。喂,你是广播文工团吧?郭先生在不在?
  乙:就是我呀。
  甲:哎,郭老呀,我是小马,我给您买了戏票了。6点半钟您在剧院门口等我,就这样呀,不见不散呀。回见回见。完了。
  甲:不到半分钟呀。
  乙:就是呀。
  甲:那位也是这么一点儿事,他不是这样打,我给他算了算,连来带去他打了两个多小时。
  乙:就这点儿事打了两个多小时?
  甲:就是呀。我给你学学。
  乙:怎么打的?
  甲:拿起电话来。“嗞嗞……”。
  乙:这是干什么呢?
  甲:拨号啦。喂……喂……喂……,“嗞嗞……”。
  甲:喂……喂……,怎么不说话,哎呀,拿倒了!喂,你的电话是45678?我这是12345。喂,你贵姓呀?
  哦,老胡呀。呃,不是老胡?
  乙:没听出来。
  甲:老张呀。哎呀,我没听……呃,不是老张,是老刘呀。呃,不是老刘?
  乙:还不对。
  甲:是耗子呀。这人外号叫耗子。
  乙:怎么这么个外号。
  甲:四害之一,接电话来了,好哇。前些日子消灭四害你没敢出来吧?嗯,我是谁?我是谁你不知道?
  乙:那他怎么知道呀!
  甲:不知道你猜猜。猜不着?猜不着使劲猜。呃,猜不着我告诉你。我姓啰,我叫啰唆。
  乙:是够啰唆的。
  甲:对,是我,我找小王讲话,我的未婚妻,她是女的呀。
  乙:废话!可不是女的嘛。
  甲:你别搞错了。嘚儿啷……你们几位怎么回事?等着打电话?
  乙:可不是嘛。
  甲:哎呀,你们到别的地方打行不行?坐电车三站,那边还有个公用电话,我这还早着呢!我这要四个钟头差不多。
  乙:好家伙!他全包了。
  甲:喂,小王,我是啰唆呀!
  乙:甭提这名了。
  甲:我正找你呢。今天晚上有什么事吗?学习吗?不学习呀。开会吗?……不开会。
  乙:废话。
  甲:讨论吗?……不讨论。
  乙:人家没事。
  甲:太好了,我请你听戏好不好?票都买好了。长安大戏院,楼下十排三号五号,咱俩挨着。票价八毛一张的,我买了两张,一块六。是一块六,我给了他五块,他找了我三块四。
  乙:他在这报账呢!
  甲:什么戏呀?你猜猜?
  乙:怎么又让别人猜。
  甲:嗯,京戏?不——对。嗯,评戏?不——对。越剧?!
  乙:对了?
  甲:不——对。
  乙:不对你乐什么呀?
  甲:真猜不着了,我告诉你,歌剧,《刘三姐》,没看过吧?看看吧,好极了。腔调美着呢,其中有一段我可喜欢了,就那段,小王,你现在不是没事嘛,你拿着电话,你注意,我给你学一学。你们几位再等一会儿。小王,我现在开始学:
  唱山歌来——
  这边唱来那边和。
  山歌好比春江水哎,
  不怕滩险弯又多……
  甲:小王,你看我表情怎么样?
  乙:那怎么看得着!
  甲:什么?没听见?还没吃饭呀?我给你准备吧。我买十二块饼干,我吃四块,给你留八块。
  乙:还行,挺照顾人。
  甲:长安大戏院,从你家出来,坐六路公共汽车,往前坐三站,车上有座你就坐着,人多你就站着。
  乙:尽是废话!
  甲:下车之后你往对面走,从西边数第三个电线杆子,我在那儿等你。七点一刻开演,我七点等你。七点钟。
  甲:哎,小王,你别来了。
  乙:怎么不来啦?

甲:现在都八点半了。

录音:施婕,配乐:陆昕
版权所有 中国语文朗诵网 朗诵者:彭鹭 邮箱:pl@968816.com    站点地图
已有人访问本站
闽ICP备09006007号 - 如有涉及版权问题,请联系本站站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