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记:平原君虞卿列传第十六 朗诵
您还未登录,只能收听1分钟版本,如需收听完整版本,请注册用户,如果已经开通用户,请登录

       秦之围邯郸,赵使平原君求救,合从于楚,约与食客门下有勇力文武备具者二十人偕。平原君曰:“使文能取胜,则善矣。文不能取胜,则歃血于华屋之下,必得定从而还。士不外索,取于食客门下足矣。”得十九人,余无可取者,无以满二十人。

【译文】

  秦国军队围攻邯郸时,赵王曾经派平原君去楚国请求救援,准备推楚国为盟主,一起订立合纵盟约,联合兵力抵抗秦国。平原君约定跟自己门下有勇有谋、文武兼备的食客二十人共同出使楚国。平原君说:“若是能通过和平的谈判而取得成功,那就再好不过。要是谈判不成功,那么就要挟制楚王公开歃血为盟,必须要与他确定合纵盟约,我们才能回国。一起去的文武全才的勇士不必到外面去寻找,就从我门下的食客中挑选就足够了。”但最后只选出十九个人,余下的人中再没有可以挑选的了,竟然没有凑满二十个人。

 

 

  门下有毛遂者,前,自赞于平原君曰:“遂闻君将合从于楚,约与食客门下二十人偕,不外索。今少一人,愿君即以遂备员而行矣。”平原君曰:“先生处胜之门下几年于此矣?”毛遂曰:“三年于此矣。”平原君曰:“夫贤士之处世也,譬如锥之处囊中,其末立见。今先生处胜之门下三年于此矣,左右未有所称诵,胜未有所闻,是先生无所有也。先生不能,先生留。”毛遂曰:“臣乃今日请处囊中耳。使遂蚤得处囊中,乃脱颖而出,非特其末见面已。”平原君竟与毛遂偕。十九人相与目笑之而未废也。

【译文】

      这时,余下的食客中有一个叫毛遂的人,直接走到前面来,主动向平原君推荐自己说:“我听说您要到楚国去和楚国国君定合纵盟约,并约定与门下食客二十人一同前往。目前还缺少一个人,希望您就让我充个数一起跟随前往吧。”平原君问:“先生在我门下到现在已经几年啦?”毛遂回答说:“到现在已经整整三年时间。”平原君说:“贤能之士生活在世上,就好比锥子放在口袋里,它的锋尖马上就会显露出来。可先生寄附在我门下已经整整三年了,我左右的家臣从没有谁称赞或举荐过你,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你,看来先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。先生不能去,先生还是留下来吧。”毛遂又说:“那就算是我今天请求被放在口袋里吧。假如我早就被放在口袋里,那是会露出整个锥锋的,而不是仅仅露出一点锋尖就罢了的。”平原君终于答应,让毛遂和大家一起前往。那十九个人互以眼色示意,暗中嘲笑毛遂,只不过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来。

 

 

  毛遂比至楚,与十九人论议,十九人皆服。平原君与楚合从,言其利害,日出而言之,日中不决。十九人谓毛遂曰:“先生上。”毛遂按剑历阶而上,谓平原君曰:“从之利害,两言而决耳。今日出而言从,日中不决,何也?”楚王谓平原君曰:“客何为者也?”平原君曰:“是胜之舍人也。”楚王叱曰:“胡不下!吾乃与而君言,汝何为者也!”

【译文】

  等到毛遂和众人抵达楚国,他和那十九个人谈论、探讨天下大事,那十九个人每个都很佩服他。平原君与楚王在厅堂上谈判订立合纵盟约的事,反复陈述其中的利害关系,从清晨就开始谈判,直到中午还没能做决定,那十九个人就鼓动毛遂说:“请先生登堂去说。”于是毛遂紧握剑柄,飞快地登山台阶,来到殿堂之上,他对平原君说:“谈合纵联盟不是谈‘利’就是谈‘害’,也就是两句话而已。怎么从早晨就开始谈,现在已经是中午了,还不能做决定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楚王见毛遂走上殿堂,就问平原君说:“这个人是干什么的?”平原君回答说:“他是跟我来的随从。”楚王不悦地呵斥道:“怎么还不下去!我是在和你的主人谈判,你上来做什么?”

 

 

  毛遂按剑而前曰:“王之所以叱遂者,以楚国之众也。今十步之内,王不得恃楚国之众也,王之命县于遂手。吾君在前,叱者何也?且遂闻汤以七十里之地王天下,文王以百里之壤而臣诸侯,岂其士卒众多哉,诚能据其势而奋其威。今楚地方五千里,持戟百万,此霸王之资也。以楚之强,天下弗能当。白起,小竖子耳,率数万之众,兴师以与楚战,一战而举鄢、郢,再战而烧夷陵,三战而辱王之先人。此百世之怨而赵之所羞,而王弗知恶焉。合从者为楚,非为赵也。吾君在前,叱者何也?”

【译文】

  毛遂的手紧紧握住剑柄,走向前去说:“大王敢这样呵斥我,不过是依仗楚国人多势众。可现在我和你相距不过十步,十步之内大王是没法依仗楚国的人多势众的,大王的性命就控制在我的手里。我的主人就在这里,你为何当着他的面这样呵斥我?况且我听说商汤曾经凭借仅七十里方圆的土地统治了天下,而周文王凭着不过百里大小的地方便让天下诸侯俯首称臣,难道都是因为他们的将士多吗?实际上是因为他们善于把握形势而全力发挥出自己的威势。现如今,楚国领土纵横五千里,武装部队达百万之众,这正是楚国争王称霸所依赖的资本。就凭楚国如此强大的实力,天下又有谁能阻挡呢。秦国的白起,一个小毛孩子而已,他带着几万人的军队,与楚国交战,第一次大战就攻取了鄢城、郢都,第二次战役烧毁了楚国先王的墓地夷陵,第三次大战让大王您的先祖受到屈辱。这可是楚国百世都难以忘记的怨仇啊,就连赵王都为之感到羞耻,可是大王您自己却不感到羞愧。定下合纵盟约是为了楚国,而并非为了赵国。我的主人就在这里,您为什么在他面前这样呵斥我?

 

 

  楚王曰:“唯唯,诚若先生之言,谨奉社稷而以从。”毛遂曰:“从定乎?”楚王曰“定矣。”毛遂谓楚王之左右曰:“取鸡狗马之血来。”毛遂奉铜槃而跪进之楚王曰:“王当歃血而定从,次者吾君,次者遂。”遂定从于殿上。毛遂左手持血而右手招十九人曰:“公相与歃此血于堂下。公等录录。所谓因人成事者也。”

【译文】

  楚王一听这番话,立即说:“是,是,正如先生所说的,我一定会竭尽全国的力量来施行合纵盟约。”毛遂又进一步问道:“那合纵盟约这就算是确定了吗?”楚王肯定地回答说:“确定了。”于是,毛遂用命令的口气对楚王身旁的臣子说:“去把鸡、狗、马的血拿上来。”毛遂跪在楚王面前,双手捧着铜盘进献,他说:“大王应该先饮血以表示定下合纵盟约的诚意,下一个是我的主人,再下一个是我。”楚王照做了。这样就在楚国的大殿上确定了合纵盟约。随后毛遂左手托起一个装血的铜盘,右手向那十九个人打着招呼,他说:“各位在下面也一起吮盘中的血吧,虽然各位平庸无能,但也算是完成了这次任务,这也就是所谓的依靠他人能力来完成自己的任务吧。”

 

 

  平原君已定从而归,归至于赵,曰:“胜不敢复相士。胜相士多者千人,寡者百数,自以为不失天下之士,今乃于毛先生而失之也。毛先生一至楚,而使赵重于九鼎大吕。毛先生以三寸之舌,强于百万之师。胜不敢复相士。”遂以为上客。

【译文】

  平原君和楚国确定了合纵盟约之后,便动身返回赵国。回到赵国以后,平原君说:“我再不敢考察、识别贤能之人了。我识别的人才往多说有上千,少说也有几百,自认为绝不会遗漏天下的贤才,可是竟然将毛先生遗漏了。毛先生这一次出使楚国,就让赵国的地位比传国之宝九鼎大吕还要尊贵。毛先生只凭一张能言善辩的嘴,竟然比百万军队的威力还要强大。我再不敢说自己能考察、识别贤能之人了。”从此,平原君把毛遂尊为上等宾客。

 

版权所有 中国语文朗诵网 朗诵者:彭鹭 邮箱:pl@968816.com    站点地图
已有人访问本站
闽ICP备09006007号 - 如有涉及版权问题,请联系本站站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