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还未登录,只能收听1分钟版本,如需收听完整版本,请注册用户,如果已经开通用户,请登录

  厌浥行露,岂不夙夜?谓行多露。

  谁谓雀无角?何以穿我屋?谁谓女无家?

  何以速我狱?虽速我狱,室家不足!

  谁谓鼠无牙?何以穿我墉?谁谓女无家?

  何以速我讼?虽速我讼,亦不女从。

 

 

【译文】

 

  路上潮湿的露水,难道不想天亮前就出发?就是怕道路上太多的露水。

  谁说麻雀没有尖嘴?那怎么啄穿了我的屋?谁说你还没有成家?

  凭什么招我对簿公堂?虽然招我上公堂,但要结婚的理由不充足。

  谁说老鼠没有利齿,那怎么穿透了我的墙?谁说你还没有成家?

  为什么要招我打官司?虽然招我来打官司,我也绝对不会顺从你。

 

 

【故事链接】

 

  一位美丽的姑娘,拒绝了一个有家室男子的求婚。那男子气不过,竟然采取强硬的手段,还以刑狱威胁姑娘。姑娘毫不畏惧,决意抗争到底。

 

 

版权所有 中国语文朗诵网 朗诵者:彭鹭 邮箱:pl@968816.com    站点地图
已有人访问本站
闽ICP备09006007号 - 如有涉及版权问题,请联系本站站长